えいじゅんマジ天使

【速度】変わらないもの

速度only 全松出没 次男很暖
cr第一人称 内心戏足
角色拿捏太难了 太难了
设定是只有cr从家里搬出来了 这次短假回家 不是很愉快呢
不过he

-啊 轻松哥哥…
-一松、
-好久不见呢。
-嗯 嗯…
有着猫背和蓬乱头发的弟弟还是那么没精打采,简单和我打过了招呼就走掉了。
我放下脑袋,继续把它搁在绿色沙发上。那无比熟悉的家的气味将我包围。
真的是,太久不见了。
嗅觉是有记忆的,仅仅是这样闻着布料上淡淡的朴实木香我就消去了心中最后一丝隔阂。时隔一年的自家没有一点儿陌生,这里一直是我的家。

没变的餐桌,没变的饭菜。一如既往的碗筷声。
-话说回来轻松,你要呆到哪天走?
-干什么啦臭松哥哥,轻松哥哥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却赶他走吗?
-诶?!不,那个…
-嘁!!你个臭松…
-哼~…我只是希望布拉砸再多分一些时间给我们呢,嗯~轻松?
-诶?什么?一起打棒球?!
-不是棒球噢,十四松哥哥。
-诶?!!不是棒球吗!!
我的内心毫无波动。既没有任何久别重逢的别扭感,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动的心情。只是默默的、极为自然的,身心都直接切换到和“这群家伙”呆在一起的模式。
这情况也不是很难解释吧,大家都会有经历过的吧?毕竟是二十来年住的地方、陪伴的人,丝毫没有变化,所以完全是无缝衔接啊。
啊,违和感还是有的。
那个着红色卫衣、坐在我对面全心全力低头对付汉堡肉的长男,要么是病了,不然肯定有哪里不对。
倒不是我自意识过剩,与亲爱的三弟久违的相见耶?这么冷淡不能的吧!
再说真的哪有这样的…明明以前就是自然而然的混在一起,有什么理由这个样子。现在是,一年前那天也是。
-这次呆个三四天吧。啊,有给大家带东西噢。不要抱太大期望就是了。
-诶,轻松哥哥的礼物吗。反正,又是土气的不行咯。
-不是很想要呢…
-你们两个。
-棒球??!
-哼…让我来讴歌这伟大的兄弟情、
-闭嘴臭松!
-诶、
-空松哥哥真的闭嘴吧。
-啊,闭嘴吧空松。
-诶、诶…
好吧,事实是把土气的围巾、钥匙链等等分给大家的过程,虽然不想承认我还是一直拿眼留意着那个人。他只是慢慢的、低着头吃着,仿佛与这边隔绝,搞什么,非要我这边黏上去才会有所反应吗。
说到底,究竟在搞什么啊!在气个什么啊!混蛋长男。我这边才是,一堆别的事情还要惦记着你这个混蛋…
本来回到本家舒畅放松的心情也不好了。

-totti,那家伙怎么回事?
-诶 那家伙?
-啊 小松哥哥?
-那个啊 几天前开始就那个样子了呢
-真的假的。原因呢?
末子回复了耸肩的表情。我将手机收进兜里。眼前是看过二十几年的河边景色,甚至能浮现出幼年与兄弟打闹的情景。
不,不要再想了。那些事,过去太久了。
是的,不知从何时起,我开始只是向前看,拒绝回想以前的人和事。渐渐的就连这个本家、无比熟悉的兄弟们也是,我只是享受着这份融于骨血的温适氛围,却几乎无法回忆起过去干的事情。
这种感觉可以概括为空荡。它令人难受至极,你知道人总需做点什么,让自己有点意义。
从何时起,我逐渐成为一个“正常人”。
既然要竭尽全力融入社会,变成一个正常的、自立的成年人,我总得抛掉一些包袱。
我总得向前看。

晚上就直接到豆丁太那里了。一排五个人,一边大惊小怪地吐槽、调笑,一边啃关东煮的萝卜和鱼丸,然后再灌啤酒。我们以前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至少在表面。
我刻意忽略着心底那股钝痛。
和那份冲动。
我选择沉溺于此刻的快感,抛下其他,选择和那个人一起,假装我们之间本该如此冷漠。
可是他的背影还是在那里,我稍微一不注意控制自己不去想,它就会让我意识到。
小松哥哥的背影一直在那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要了酒不就是用来灌的,我管不了那么多,“它”要把我弄疯了。
-噢,轻松哥哥最近变得能喝了?
我只是、想向前迈进…
咕咚、咕咚、
-好厉害—4,6,3双杀!!
不要妨碍我!
咕咚…咕咚…
我究竟…该如何…
不要…不要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怎么办。
-啧!根本还是两杯倒么。
-啊哈哈…这下又要把他拖回去了。不过也是很久没做过了呢!啊、对了,拍照拍照。
-完全没变呢,轻松哥哥!!
-…小松,今天也闷在房间里吗?
-嗯。小松哥哥,自轻松哥哥回来他们二人有说过话吗?
-那家伙自轻松回来有说过话吗?
-小松哥哥?有哦有哦!!他有夸过我的空挥!还有他说哦,十四松的卡特球超厉害的!
-啊,嗯,太好了呢,十四松哥哥。
-嗯!
-嘿嘿…
-不一松哥哥笑的太恶心了!
-多谢…

伴随着无所事事,偶尔心烦意乱的每一天,我的短暂假期眨眼之间就过掉了。
最后一天的早上,我收好了简单的行李,呆坐在地上。
一年前就是在这里写下了那封信。一直以来的抱负终于踏实了第一步,虽说不舍大家,但心中还是狂喜。有了像样的工作,离开父母自立,一个人管好自己的所有事情。这就是我想要的,我即将过上盼望了许久的理想生活,我简直等不及了。
所以,也希望最重要的你们能好好的祝福我,鼓励我,支持我,当然,舍不得我,挽留我,为我的离开哭泣。然后,你们也要这样,不情不愿,或者斗志昂扬,踏上自己的人生。即使是六胞胎,即使六个人一直是一体的。
总要分开。
因为,但是,这样不就是对的吗?难道不就是应该这样吗?谁又能永远停滞不前?我总得,将那些阻碍我的抛弃掉。我只要向前看就好了。
但在这件事上,我恐怕做的远远不够好。
我不得不说,我从未停止意识着那个人,我的搭档,我的大哥,我最最最熟悉的人。虽然经过这断绝联系的一年、不,从更久以前开始,大约就已经不再熟悉。
明明是身边最理所当然的存在,明明最渴望的是来自你的肯定,发生的一切都让我不再自信,我是否对你像你对我一样重要。是否我只是一个恰好在一起恶作剧的兄弟,是否因为你是长男所以对大家都是同等的喜爱,是否我们二人从来就不合适呢。
前进的我,停滞的你。无法缩短的间隙,小松哥哥,我们还能做点什么。
-小松哥哥、
-诶、?
-啊
听到声音,转过头的我与僵立着、手里拿着烟的长男对视。
-…那个,你一直在?
-啊嗯,嘛…经过一下。
-这样、
-嗯
-那个,要去外面抽烟?
-嗯,透透气…那么。
-走、走好。
穿着万年不变红卫衣的人走掉了。
啊,糟透了。什么对话啊这是,若能称之为对话的话。
-…真是,只有对你才会看到这么毫无余裕的他呢。
-什么啊,空松。
-哼哼…我懂哦,他很苦恼。也很慌张。
次男气场有些不一样。但我现在特别的有气无力,只是靠在那里动用最少的能量和他说话而已,不想去分辨那些细枝末节。
-轻松,下一次什么时候回家?就这样继续下去也无所谓吗?既然有勇气自立,为什么还做不到和那个人好好谈一谈呢?
-你能让我怎么办?你知道明明这边也是…竭尽全力了啊…
-哼~所以就一直一直拖下去吗布拉砸?
-…痛诶。
果然还是那个次男呢。我起身,快步从他身边走过。
-……空松哥哥。
略微使劲锤了二哥一下,我和他都为这罕见的称呼而有些不自在地微笑。

我的另一位哥哥在为我们担心,或者说大家都在挂心着,这令我空荡荡的胸口泛起温暖。让我觉得我活着,我做的一些事,至少有那么一些意义,至少有那么几个人会看着我,等我,守护我,让我觉得不管我是进步还是退步,至少有他们会真心的、不遗余力的鼓励我,夸赞我。而这一切只是因为我是我,是松野轻松。
但我好贪心。有了大家,我还是最在意那个人。他也和大家一样吗?他会偶尔提起我的事,和兄弟们一起讨论以前的糗事,猜测我现在的模样吗?还是会在话题跳到我身上的时候,像这几天一样反应冷淡,甚至回避呢。
他到底,有没有在意我?
我甚至有些恶心自己了。成年男性的思维如何能够矫情至此,拜托啊我,不是要向前走吗。加把劲啊我。这点儿东西,能克服的吧。
我想起短短几天中,刚才是我第一次和小松哥哥说上话。不论是澡堂还是餐桌,我们没有任何眼神、肢体、更不用提语言接触;就连被窝里,位置挨着的二人也是完美保持距离。不仅受了左边的十四松好几声抱怨,托长男的福我都没有太睡好,偏偏我瞧他本人睡的倒是安稳的很。
火大。我开始质疑,为什么是小松哥哥,而且只有小松哥哥?totti就不用说了,我和痛人的次男、阴沉寡语的四男以及一言难尽的五男交往起来都无比正常,为什么,偏偏只有那个长男?我这个自诩“正常人”,碰到他这个疑似“正常人”,为什么一切都不对劲。
我知道我们理念天差地别,但那总不能导致二人之间羁绊的断裂。我是说,更深的一些东西,很不对劲。
我觉得很荒谬,这一整件事,包括我们之间莫名其妙的冷战,甚至包括我的种种胡思乱想。我觉得换任何一个人来看这都不是件复杂的事。但偏偏,我无法从中走出。我看不清。
甚至有些想要回到过去了,至少我们尚且亲密无间。但我做了决定要向前看的,我不可以示弱。我不能总是回忆那些东西,这对工作和成功没有用。虽然小松哥哥、甚至也许空松他们不赞成这种想法,但遗憾的是,我必须得这么想。

步伐缓慢的走着,临近中午的太阳晒着很舒服。这提醒了我即将到来的别离。
临行的午饭并没有特别的悲伤气氛,也仿佛和第一天的中午没什么差别。
-可恶totti!那是我看中的鱼片…
-因为人家想吃嘛~一松哥哥又没有在上面写上名字。
-Don't mind布拉砸,给你我的、
-闭嘴臭松!totti给我记住!
-诶、
-诶~
我缓缓地咀嚼,默默地看着对面的长男。应该赞叹他的定力,持续到了最后一天他也仍然忍受着我的视线,不为所动。
我心中的钝痛,和蠢蠢欲动也无时无刻不折磨着我。像空松说的,这一切应该有个结束了,不论好的坏的,这种气氛不该继续存在下去了,这样之后我和他,心无旁骛,愿走愿留随意;然而我却逃避搞清楚他的想法,我深深地恐惧着,怕我那些消极的想法被证实,那样我可能无法振作。
真是个胆小鬼。他也是,我也是。
不过他还是比我厉害一点。看我,既想又不敢和他表白,甚至还无法做到将黏在他身上的目光剥下来。至少他能连续几天不给我一个眼神。
火大的很。咽下一片肉,我认真的开始考虑找他聊聊。我觉得破釜沉舟还是有价值的,无论结果如何,确定的一点是如果我不去做,那么我一定会后悔。
而事实是,当我一旦决定了要采取积极的做法,我就会感激自己的选择并迫不及待地想去做了。
就在这时,有东西被塞进了左脚脚下。我的心跳的很厉害,因为我预感到了什么。所以我偷偷的打开了那个纸片,上面是他的邀约。
-我送你走。
我哗啦啦地站起来—没有搞错音效,的确把桌子弄的哗啦啦的响—大概激动得脸红得很。我在四人的注目下绕过桌子到他身边,抓住小松哥哥的肩膀。
小松哥哥抬头了,他看我。我开口。
-现在,马上。
我充分的意识到,之前的犹豫纠结是多么多余,以及没有任何帮助。因为现在我终于可以把状况弄清楚一些了,这是了不起的进步了。

我现在被小松哥哥拉着手快步走着,毫无悬念地,这令我想起很多年前那些恶作剧的日子,但现在我不会阻止自己回忆了,因为我面对的就是一个活在过去的人。
我想我们得互相帮助。
我能感受到他的急切、他的渴望,我也相信他能懂我的。我现在甚至觉得不用进行什么促膝长谈了,所有死结都顺利的、自然的解开了,我现在只想投入我的小松哥哥的怀抱。
所以我不管那么多,使力让他停下来并在无人的街道上紧紧抱住了他。
-呜…
只是想开口说话,然而清晰的闻见熟悉的淡淡烟味时,眼泪就真的不再顺从我的本意,它们不由分说地落下来,搞得我有些难为情,有些舒畅,也更想依赖面前这个搂住我的人。
-小松哥哥,好想你…
-为什么、为什么要…太、过分了…
快停止啊,我!说出来的话像个被抛弃的姑娘是在搞什么啊,明明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和他讲不是吗!
-好啦好啦,我的轻松。不要跟被抛弃的姑娘一样嘛。
-什…!!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痛!好痛的耶!
-小松哥哥自找的。谁叫你…不理我…
停下捶他后背的手,我胆战心惊地说出这句话,不敢把头抬起来。一方面怕自己的泪颜被看到笑话,更多的怕他口中吐出什么我不愿听到的话。
但是耳边小松哥哥轻笑着,不是无聊、或打哈哈时的工具用笑声,而是愉悦而带点苦涩的。身为最熟悉他的人,我很肯定。他的手抚摸着我的脑袋,他好像很少对我展现这样的温柔,也许因为我很少对他软弱。我们二人的相处永远是欢快的、默契的—曾经。
那么让我享受一下吧。
-对不起。轻松。
-是哥哥不好。
-对不起。
从来不知道自己是这样一个爱哭鬼,只在今天,我可能要把所有眼泪流光了。因为我一直坚强。
但只有对着这个长男。为什么呢。
我的世界仿佛一直绕着他在转动,所有的变化都是因为这个人。为什么呢。
-小松哥哥…我…
我的“正常人”意识刚刚崩溃了一下,渐渐回归了。我克制自己,哭好了再说话。在这段时间里,我就任由自己被长男的温暖所环抱,这太令人沉溺了。
-没事吗,轻松?
-嗯…嘶嘶…谢谢你,小松哥哥。
-嘿嘿,轻酱有精神才是最最重要的哦。
-小松哥哥那个称呼真的请停止。
-诶!明明超绝可爱?
-…小松哥哥,那个…有话和你讲。虽然,刚刚觉得已经没有必要了。
-嗯,我也有话给轻松。
小松哥哥的表情异常认真,他清秀的脸庞离我很近,这些都让我不自在。我退后一小步。
-那个,请你先把手松开。
-诶~不要啦,好久没见到轻松。话说轻松你又瘦了很多你知道吗?
-啧不重要啦那些!
-重要的!!
诶?他干什么一会儿笑闹一会儿认真的,我说真的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
-松野轻松,你有没有在好好照顾自己身体啊?哥哥很…担心啊。
-…你还说什么,担心呢。我还以为你都不认识我了呢!笨蛋长男!
-突然之间说什么啊,撸松!
-我走的那天你到底在想什么啊小松哥哥!你有没有为我考虑过的!白痴松!
我刚刚站着大哭过累的很,现在几乎又要崩溃,话语都是从心里直接喊出来,根本过不了脑子了。
-…那是!谁叫你,突然间就说要走!
-可是我有什么办法怎么可能一直neet?!而且为什么别的哥哥弟弟们都可以开心的祝福我,只有你!你干嘛突然搞自闭!
-你给我向全日本自闭症孩子道歉啦!
-对不起了啦!!
-那轻松你也不考虑我的感受不是吗,我们扯平啊!
-扯淡还差不多你这长男!
睡眠不足加上这通消耗搞得我有点儿晕了,但心里还有那么一个疙瘩,难受,很难受。
-混蛋小松…
-嗯…叫哥哥。
-小松哥哥,你…是不是我怎么样都无所谓?…我对你而言是不是,不重要?
小松哥哥一边承受着我的重量一边把眼睛睁到了最大,我喘着气,直勾勾的看着他,逼他无法回避。
-轻松你为什么有这种疑虑?哈哈哈,你在搞笑哦?
-你明明知道不是。
我合上眼等待。小松哥哥的呼吸加重了。
仿佛要调整好状态再开口一般。
-你要知道如果世界上有真理…那就是轻松对小松真的很重要。
我沉默。我全心相信,并且小松哥哥对我而言同样重要。
-所以,我才能略去那些无用的考虑,选择和你坦诚相见。轻松,哥哥那时候真的很害怕。正因我如此在意,我才会如此抗拒你的改变,你的进步,你的离开,它们让我太不安了…我慌到不行,而又毫无手段可以阻止你远离我,一点,一点…哈哈,是不是很没用?…原谅哥哥的笨拙,我只能想到直接斩断联系,一了百了。
-但是这样太煎熬了!我真的,很难受很难受…我一直在胡乱猜测,我搞不清楚我和你之间……
-对不起…轻松。
-笨蛋哥哥!
我焦急的盯着小松哥哥的脸,他眉头紧皱,看起来十分苦涩和悔恨,我此时深切的明白他也承受了不亚于我的痛苦。同时也深刻的体会到我们在面对这个问题时的无力,和无解。
-小松哥哥。
我推开他,挺直了腰。
-我想了半天,还是觉得你比我要更任性呢。
-你又在瞎说什么啊轻松…
-总之,事实就是我一会儿就得回去公寓写东西,明天开始继续上班咯。
几乎是可见地,小松哥哥周围的气场阴沉下去。
-决定了,我跟你回公寓吧轻松~
-诶、诶?!不,为什么会有这种结论啊?当然不可能的啊!
-为什么不可能?哥哥一个人很寂寞的啊~多陪陪哥哥嘛~
-你就给我乖乖住本家啦,不如说早点去找个工作自己搬出去啊!
-所以说搬出去和你住嘛!难道、轻松先生金屋藏娇?
-金、…你想什么呢没那种可能性啦!白痴长男!
-嘿嘿,也是呢。
-嘁!真的不爽。
开启“理我理我”模式的小松哥哥真是任性死了,不过也已经很久不见了呢。我竟然体会到极大满足感和成就感。
一拖一拉中,二人絮絮叨叨往家走。
-再说小松哥哥你哪里是一个人,明明五个人好吧!
-诶~问题儿组就不要说,totti也还不是天天搞自己的圈子。还是轻松好啦。
-唔。…多说几句。
-诶?嗯…轻松最喜欢!轻松最重要!嘿嘿~
-嗯。
-哥哥憋了一年好寂寞的!哥哥不能没有轻松啦~!!
长男不要脸功力又强了,我真的脸红得不行。同时幸福的不行。
-那个啊。小松哥哥、
-嗯~~?
他还拿他的头发蹭我。
-我也,不能没有小松哥哥。小松哥哥…我真的,…我很需要你,只有,你。唔…
我无法抑制害羞,挣脱他环在自己肩膀的手臂向前跑去,却听到他畅快的笑容越来越近,直到重新被他一把搂住。
-干嘛啦!混蛋长男!!
-喜欢你啦!笨蛋三男!!

这次离家,心情和一年前截然不同。两次都是因为他,果真是,我的一切都被那个笨蛋影响。
五个人,连同爸妈一起在楼下与我道别。我分别和他们拥抱,最后是小松哥哥,他的食指擦了擦鼻下,笑的雷打不动得灿烂。
-轻松,要说你也没有怎么改变呢!
他抱住我身体的双臂使劲,再使劲,仿佛我是他的救命稻草。
-小松哥哥,你这不会是在夸我吧?我可是拼了命变成大人啊?
-哈哈哈哈哈,不过你放心哦,轻松不管变成什么样,都还是我最最重要、最最喜欢的轻松!啊、不过,讲真的你要多吃一些哦。
我也用力搂紧他,胸中的鼓动震耳欲聋。我知道他对我而言是极其特殊的。我的搭档,我的大哥,我最最最熟悉的人。这与长大、工作、分离无关,与人生轨迹和理想的差别无关,我们二人的生命交缠着茂盛,相互依存。
我清楚无论何时,我回到这里,依旧有那么一些人,一些事,从不改变。仅仅是最细微的小事,一阵味道,一个眼神,就能消除最后一点隔阂。



谢谢看完的人们🤘写着写着need u now里那句“and i wonder if i ever cross your mind, for me it happens all the time."和天ノ弱就浮上脑海 当然标题还是因为打开了lof发现啊 标题竟然忘了填 最后还是因为感觉环绕着改变展开 于是就起作“不变的东西” 不过这首歌我是只听过96的啦
以及 我自己是很有感触的 各种想法和态度 如果能和大家产生哪怕一点共鸣 或是被理解什么的 那就太好了
最后 我深知自己功力差得远 期待大家批评